• 作者:孫恩孝
  • 積分:33
  • 等級:學前班
  • 2019/6/8 21:29:36
  • 樓主(閱:9460/回:0)十問西安蓮湖公檢法:你們就這樣掃黑除惡嗎?

      我叫孫恩孝,是陜西瑞博置業有限公司監事。

      我于一年多以前的2018年5月17日,在陜西法幫網法治論壇的民情民意欄目發了一個網帖《請問西安蓮湖公檢法:你們就這樣掃黑除惡嗎?》,向各位網友披露西安市蓮湖區的公檢法合伙做了下邊這件刑事案:

      他們對以劉某成為首、陜西省渭南市華陰籍眾多社會閑散人員組成的地下出警隊,長期盤踞西安對我公司屢屢實施尋釁滋事、故意傷害、故意毀壞財物等涉黑涉惡的罪行,不查不辦,卻“選擇性執法”,只對其中一個小嘍啰鄭某按一人一罪一案處理,以速裁程序、獨任審判,判處其“尋釁滋事罪”有期徒刑7個月、退賠4342元了事。

      各位可以瀏覽一下我在陜西法幫網發的上述網帖,就知道西安市蓮湖區公檢法是如何密切合作,用小嘍啰鄭某頂缸,讓劉某成和眾多黑惡勢力成員成功逃避法律制裁的(網帖網址http://www.wcvrww.live/bbs/show.asp?id=151)。

      2018年5月17日,我的網帖在陜西法幫網發出后,西安市蓮湖區有關部門約我談話,說讓我們放心,網帖反映的問題很重要,他們將認真處理。

      結果呢?到了2018年10月的某一天,我們突然發現,西安市蓮湖區人民檢察院按“故意毀壞財物罪”對劉某成起訴了。但,如同對待鄭某案一樣,劉某成雖然承認“多人”作案,檢察院還是只起訴了劉某成一人一罪一案,“尋釁滋事罪”無影無蹤,涉案案值則由4342元增加到了22255元。

      我們馬上向西安市蓮湖區人民法院提出,檢察院的這份起訴書明顯在包庇劉某成和劉某成團伙涉黑涉惡的罪行,作為受害人,我們提出強烈抗議。

      法院聽我們一說,將檢察院的起訴書退回去了;隨即,檢察院又將案卷退到公安局;然后……就沒有了“然后”,一直到現在,又是8個多月過去,劉某成和劉某成團伙的涉黑涉惡案沒有任何進展,看來西安市蓮湖區公檢法是鐵了心想等這股掃黑除惡風頭過去再辦案了!

      于是,在這里,我不得不提出十個問題,要西安市蓮湖區公檢法回答:

      一、鄭某和劉某成是一個團伙的還不是一個團伙的?

      如果鄭某和劉某成是一個團伙的,為什么要分別起訴,說一個是“尋釁滋事”,另一個是“故意毀壞財物”?一個團伙的犯罪能讓其成員分擔不同的罪名嗎?

      如果鄭某和劉某成不是一個團伙的,他們就那么巧,能在同一天同一個時辰同一地點出現,并且同時下手對我們實施打砸又同時乘車離開?

      按照西安市蓮湖區公檢法的認定,鄭某打砸造成我們公司損失4342元,劉某成打砸造成我們公司損失22255元,請問:這兩個人的涉案案值是按照什么事實、采用什么方法、依據什么標準分得如此清楚的?

      二、劉某成涉黑涉惡團伙到底存在不存在?

      西安市蓮湖區人民法院(2018)陜0104刑初11號刑事判決書認定鄭某是首犯,糾集楊某等6人(楊某已判刑,另5人身份信息不詳)“尋釁滋事”;該區檢察院則認定劉某成是首犯,伙同多人“故意毀壞財物”。

      “糾集”也罷,“伙同”也罷,鄭某是首犯也罷,劉某成是首犯也罷,均足以證明罪犯并非只有這兩個人。那么,問題來了:與鄭某、劉某成一起實施犯罪的那些人就那么難查?一年多了也查不清楚?西安市蓮湖區公檢法是不是想用鄭某、劉某成的一人一罪一案來掩蓋這個涉黑涉惡團伙的諸多犯罪、將團伙犯罪淡化為個人犯罪呢?

      三、當年為什么對鄭某適用速裁程序,從輕判刑?其有沒有漏罪需要追訴?

      各位網友都可以看出來,鄭某堅不吐實、拒不交代,且涉案案值巨大,根本就不能適用速裁程序從輕發落。而西安市蓮湖區人民檢察院卻與西安市蓮湖區人民法院一起對其“關懷備至”,施以“人文情懷”從輕發落。我們要問,如此做的事實依據是什么?法律依據又是什么?

      現在,該案又挖出了“故意毀壞財物”罪,請問西安市蓮湖區公檢法,鄭某有沒有漏罪要追訴?

      四、我們公司遭打砸的次數為什么起訴時少了3次?評估的案值少了6萬多元?

      我公司先后4次被劉某成團伙打砸,被損毀的財物價值10萬元左右。然而,曾經被西安市蓮湖區公安機關委托有鑒定資質的司法鑒定機構評估的86000多元財產損失,卻被西安市蓮湖區人民檢察院在起訴書里按22255元指控。

      為什么4次打砸只認定了一次?為什么86000多元的財產損失變成了22255元?我們問遍了辦案人員,沒有一個人能回答這是怎么回事?這是為什么?

      五、我們的報案材料涉及劉某成團伙的多項罪名,且都是重罪,為什么不偵不辦不查不訴?

      案發后,我們向西安市蓮湖區公安機關的報案,涉及到劉某成團伙涉嫌的強迫交易罪、敲詐勒索罪、搶劫罪、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故意毀壞財物罪等多項重罪,每一項罪行都有相應的證據和證人證言佐證。但,直到現在,我們卻等不來對這些罪行的追訴。這是為什么?難道我們誣告陷害劉某成團伙了?

      六、劉某成團伙的人數為什么成了謎?

      據我們現場所見,劉某成團伙作案的人數在四五十人,但(2018)陜0104刑初11號刑事判決書只認定了7人。而西安市蓮湖區人民檢察院的起訴書則連人數提也不提,只說“多人”。到底劉某成團伙有多少人?難道一年多了還查不清楚嗎?

      七、劉某成團伙的作案工具及資金賬戶為什么不提取、不封存、不凍結、不收繳?

      眾所周知,涉黑涉惡團伙的作案工具往往有汽車、兇器等,其作惡的底氣仰賴于雄厚的資金。所以,掃黑除惡,必須先收繳其作案工具,其次要凍結相關賬戶。但截至目前,劉某成團伙的作案工具及資金賬戶一直處于失控狀態,無人提取、封存、凍結和收繳。

      請回答,這是為什么?

      八、我們向辦案人員提供的證據為什么會丟失?

      據悉,我們向辦案人員提供的部分證據莫名丟失。尤其要特別指出的是:我公司直接見證劉某成涉案罪行的受害員工證言和部分監控視頻竟然不見了?被劉某成團伙破壞的存儲硬盤本可以恢復數據,但至今也沒有恢復,為什么?

      九、劉某成團伙到底有沒有保護傘?

      我們多次向辦案單位舉報,本案查不下去、辦不下去的原因就是因為劉某成頭上有“傘”,我們的舉報有名有姓有事實。

      但是,一年多了,中央掃黑除惡的戰略部署在西安市蓮湖區得不到落實,我們的報案基本上無人管。

      請問,這是為什么?

      十、為什么有前科的劉某成,涉黑涉惡后無人敢查?

      據我們所知,劉某成是慣犯,有前科,已經以其為首形成了人數固定、成員眾多的涉黑涉惡團伙。在本次掃黑除惡中,劉某成本該是重點人,卻遲遲得不到處理,不是我們堅持舉報,就無人辦案。請問,這是為什么?誰是他的保護傘?

      中央三令五申,掃黑除惡要打掉黑惡勢力的保護傘,不然做不到除惡務盡。

      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秘書長、全國掃黑辦主任陳一新強調,有些地方涉黑涉惡案件查不深、打不透,是因為有“保護傘”罩著,難以連根拔起,要敢于刀口向內、敢于刮骨療傷,完善落實“打傘”工作機制,務必斬草除根、除惡務盡。

      陳一新說,要完善落實責任倒查機制。加大對地方黨委、政府主體責任和有關部門監督管理責任的倒查力度,對不敢動真碰硬,不擔當不作為,甚至壓案不辦,充當“軟保護”的領導干部,會同組織、紀檢監委依紀依法嚴肅處理,真正問責到位,確保“掃黑”與“打傘”同步進行,堅決清除政法隊伍中的害群之馬。

      我希望有關部門督促西安市蓮湖區公檢法“刀口向內”、“刮骨療傷”,早日辦結劉某成團伙的涉黑涉惡案。

    樓主貼


    目前不允許游客回復,請 登錄 注冊 發表言論。
     
    江西的十一选五走势图